第一章 我们惹不起
作者:云上寒月 更新:2019-12-09

“噗”

秦云终于还是没能憋住鲜血喷了出来,如今的他可谓是遍体鳞伤,但始终没有吭一声,没有叫喊。

因为对方是自己惹不起的,虽说对方是在国家管辖区内,但除了特大影响了国家利益和荣誉或者挑起战争之外几乎是不受国家控制的,因为他们是国家的特殊群体。

这些家族有的比国家的存在还要久远,家族子弟也要比一般人甚至特种兵还要强,因为他们并不是一般人,一个人有的都能单挑一个特种部队了。

他们就是元力家族,法律无法制约他们太多,但这些家族子弟,除了修炼外,也是要学习的,所以也不能太过违背学校规律,因为哪个子弟被退学,就将失去少家主争夺的权利。

想到这里,秦云眼睛都红了,当年亲眼看到一群杀手忽然来到自己家中,将自己父母“杀了”,他总是想不通自己家只是普通老百姓,怎么就遭如此劫难……

“小子,告诉你,以后如果再妨碍秋哥泡妞,你就死定了。”一个满脸麻子的男生装逼的看着秦云说道。

秦云没有回答,并不是因为怕,只是不想再多生事端罢了,阴沉的看着一群混混,抱着一个女孩的右手紧紧成拳,指甲已经是深入手心,一滴滴鲜血顺着拳头流在地上。

“就饶你一次,若再有下次,让你去见阎王。”被一群混混簇拥着的男人说道,但眼神一直没有从秦云怀里的女孩身上移开:“嘿嘿,寒梦啊,明天我再去找你,我们走。”

朱海秋被一群小弟簇拥着离开了,但隐隐能够听到一群混混拍马屁的声音:“嘿嘿,不愧是秋哥,真真是宽宏大度,宅心仁厚啊。”

秦云听到这句话,刚刚平复的血液再次沸腾了起来,又是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并不是朱海秋宅心仁厚,只是他怕失去家族少家主争夺的资格罢了,但他却经常欺负别人。

原来一直在秦云怀里颤抖的少女有些胆怯的睁开眼睛,四周打量了一番,见没了朱海秋等一群混混的身影,终于放下心来。

不过突然看到身边遍体鳞伤的秦云和地上的鲜血,她自然不会傻到认为鲜血是混混的,看着秦云,刚放下的心再次悬了起来,可以看出她是真的担心秦云的,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就有几次秦云被打进了医院,甚至有一次在医院住了近半个月……

“哥哥,我……对不起,都是我不好,如果不是为了我,你也不会这样。”李寒梦身子颤抖着,眼泪不争气的流了出来。

“傻丫头,和哥哥有什么好对不起的。”秦云爱怜的揉了揉李寒梦的顺发。

秦云小时候便父母双亡,孤儿一个,被孤儿院抚养长大,但孤儿院没多久便被无良商人给强行拆迁了,法院给的只有一句话:他们后头有人。

见多次上告没用,心灰意冷之下,院长只好带着一群孩子们离开。

而秦云在转移的路上走失了,因为饥饿晕倒在路旁,被好心的李寒梦父母带回了家,供其生活学习,将秦云视为己出。

而这一切都被秦云看在眼里,他又感受到了久别的关爱,他早已将李寒梦父母视为亲人,对李寒梦也不是一般的关心,他想守护好这个爱哭爱闹爱耍小脾气但又不失可爱的妹妹。

“天都快黑了,我们也快走吧,不然叔叔阿姨该担心了。”秦云说道,慢慢的将疲惫的身子强行站起来,脚下一软,再次跌倒。

李寒梦见状,赶紧扶住秦云避免再次摔倒,两人就在互相搀扶下在小路上前行

不一会两人便来到了棚户区,找到了一间小房,并不是很大,虽说破烂但被打扫的很干净,是谁也无法相信在这种生活环境下,居然能够养出像李寒梦如此美女。

“咚咚”

李寒梦轻轻敲了下门,她是不想父母看到哥哥这个样子,否则肯定会很担心,虽说自己会被训斥一顿,但她并不会放在心上。但是秦云坚持要回来,秦云说如果不回来,叔叔阿姨会更加担心。

“来了来了,等等啊。”从屋里传出一个中年女人的声音,她就是李寒梦的母亲张舒芬:“哎呀,老头子别吸烟了,赶紧把饭菜端来,可能是小梦和小云回来了。”

说着,门就被“咔嚓”一声打开了,张舒芬惊喜的声音瞬间被咽了下去,脸色难看了下来:“快快,快进来,小云这又怎么弄的?”

说着便对屋里正在摆弄碗筷的李大迪大喊到:“老头子,别摆弄碗筷了,赶紧的出来。”

张舒芬小心的扶住秦云,慢慢地扶着秦云,秦云本来伤得就不是很重,只是被打得吐了两口血,身上一些淤伤,已经好多了,可以自己走,但张舒芬不允许,秦云只好作罢。

屋里的李大迪看到秦云的惨样,一颗心也是悬了起来,赶忙招呼两人坐下:“小梦,这是怎么回事?”

李寒梦明显感受到父亲的愤怒,自从她懂事以来,父亲就没有发过怒了,然而现在,他确实怒了,让的心性善良从没被父亲吼过的李寒梦有些害怕。

“这个……是,是因为……”李寒梦不知所措的解释着。

“咳,小梦,别说了。”秦云看着害怕的妹妹有些不忍:“我来说吧。”

李寒梦感受到秦云的关爱,顿时有些脸红,脸色也坚定了不少,不紧不慢的给父亲解释着

李大迪越听脸色越阴沉,终于忍不住爆发了:“走,去找他们理论,他们也实在太过分了,一而再再而三的这样,必须要给个说法。”

说着就要往外走,却被秦云抓住了手,秦云轻轻摇了摇头,轻声道:“我们惹不起。”

李大迪听到秦云的话,有些恨铁不成钢,想要教导秦云做人要有骨气,但秦云的下一句话让他也焉了。

“他们是元力者。”

这是秦云第一次说出这句话,以往都被他敷衍了事,因为他知道,以自己的这些情况,根本无法与对方抗衡……

李大迪一脸颓废的坐在破烂的沙发上,眼睛有些朦胧,喃喃道:“真是……虎落平川被犬欺啊。”

张舒芬也明白看来这个场子是找不回来了,摇了摇头,招呼三人先吃饭。

秦云因为全身淤伤,也没有洗澡,早早的便睡了去。

第二天照常去了学校,秦云坚持来,张舒芬也拦不住,只好让李寒梦照顾着了

两人刚到学校,就听到了不和谐的声音:“呦,寒梦来了?诶?小子你还能来?”

两人转向来人,原来是昨天的朱海秋,身后还是一群的小弟。

“嫂子,你不要跟那小子在一起了,跟秋哥吧”一个小弟为了拍马屁,对着李寒梦喊到,接着其余的小弟都跟着喊叫。

“你说谁?谁是你们嫂子?不要脸。”李寒梦听到一群小弟不要脸的话,脸色被憋得通红,不过随即看到了秦云紧握的拳头,顿时吓了一跳,赶忙拉着秦云进了学校。

两人在李寒梦班级前分了手,秦云满脸难看的回了自己的教室,慢慢悠悠走到座位做了下来。

突兀的眼前一黑,旋即给秦云一种发光闪闪的感觉,秦云看清来人,好笑了一下,郁闷的心情也随之远去:“原来是班长大人啊,吓了我一跳。”

这班长是班里的开心果,就算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做,只是简单的站在那里,都是笑点一个。他无时无刻不在play,可谓每天一个形象,看现在的,应该是qq企鹅吧,不过秦云有些纳闷,这么热的天,穿的这么多……

“咳,班长大人,你穿的这么多,不热吗?”秦云问到,这个问题已经困扰了他将近半个学期,虽说两人关系不错,但因为这一直关系别人**,所以一直没有问过。

“你觉着呢?”班长却来了这么一句,让秦云撇了撇嘴。

“应该不凉快吧?”秦云问道。

班长顿时嘲笑了秦云一下,撇了秦云一眼,一脸“想知道吗?”的表情。